第二十五章 坚若磐石_盘龙
深夜书屋 > 盘龙 > 第二十五章 坚若磐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五章 坚若磐石

  第二十五章坚若磐石

  “咚!”

  奥利维亚整个人从高空直接抛落了下来,而后沿着一条弧线,直接砸入了赤炎河冰冷的河水中,溅起了雪花无数。

  “大哥!”在河岸上观战的布鲁默焦急地大声吼道,同时直接冲到了靠近落水点的河岸处。

  数百万人绝对是人山人海了,许多站的太远的人根本看不到奥利维亚和磐石剑圣战斗的场景,他们只能通过前面看到的人传来的议论声来判断情况,顿时,数百万人一片喧哗声。

  差距,好像太大了!

  毕竟,黑德森站在高空似乎一点伤都没有。

  “林雷大师,奥利维亚输了?”乔安陛下疑惑询问旁边的林雷。

  “现在下结论还很早。”林雷则是仰头看着高空中一动不动的磐石剑圣‘黑德森’,心道:“这黑德森,实实接下这一剑,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磐石剑圣‘黑德森’现在很不好受。

  他对自己的防御非常的自信,纵横玉兰大陆数百年来,磐石剑圣就没发现有人防御比自己还强。的确,刚才黑石剑上蕴含的斗气攻击,根本没有破掉他的防御。

  可是——

  那黑石剑在劈在他的拳头上的时候,一道诡异的能量竟然很轻易就穿透他引以为自豪的防御,直接冲入他的灵魂,在他措手不及中,狠狠地刺在灵魂上。

  眩晕,头痛欲裂。

  “好一个天才剑圣,连灵魂攻击都领悟出来了。”黑德森只是过了霎那便恢复了清醒,“连半百都没到的小家伙,竟然领悟出如此特殊的攻击。”

  黑德森早就尝过这种攻击!

  灵魂攻击,并不特殊。

  比如林雷遇到的武神门‘大师兄’法恩,他的雷电劈在林雷身上,甚至于震的林雷眩晕过去,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这也是一种灵魂攻击。

  如武神,只是说话的声音,就让人灵魂震颤。

  攻击灵魂的原理其实很简单,也就是将自己的精神力蕴含到攻击中,并且攻击到对方的灵魂中去。

  简单说,就是精神攻击。

  说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却非常的难。因为精神力平常都是非常柔和坚韧的。就如同棉布一样,而现在要做的是……让棉布变成尖刀,刺伤乃至刺破对方的灵魂。

  就是圣域强者,一般也就做到精神力发散开去,搜索别人。

  要精神攻击?棉布变尖刀?

  难!

  虽然难,可是领悟元素法则时间长的顶级强者,还是能做到的。黑德森就有过被灵魂攻击的经验。

  “这奥利维亚本身精神力不强,估计也就八级魔法师的层次,如果他有九级大魔导的精神力,我恐怕要重伤了。如果是圣域大魔导……”黑德森淡然一笑。

  随即,黑德森看向下方的赤炎河。

  赤炎河河水已然恢复平静,而奥利维亚竟然一直没有冒出来。

  “奥利维亚,看来你不治好你的手臂,你是不会出来了。”黑德森朗声大笑道,声音响彻天地,回荡在空旷的郊外。

  “治疗断臂?”林雷眉毛一掀,心中有些惊讶。

  “轰!”

  一道水浪冲天而起,黑色的幻影瞬间就到了高空,再次跟黑德森凌空对峙,此刻的奥利维亚原本已经扭曲断折的右臂竟然恢复如初。

  奥利维亚冷笑看着黑德森道:“治疗手臂?你黑德森,想治疗也没那个能力吧。”

  “光明元素法则果然玄妙啊,一些顶级的光明魔法师再重的伤都能瞬间修复。不过……那光明法则,只是论防御、攻击,却不如大地法则。”黑德森自信道。

  大地法则。

  林雷也修炼了大地法则。

  “光明元素法则的玄妙,你怎么能明白?”奥利维亚淡漠道,“黑德森,别故作自信,我刚才一剑,滋味不好受吧。”

  黑德森眉头一皱。

  灵魂攻击,即使凭借强横的灵魂接下了,也是要受些损伤的。

  “灵魂受创,你的实力又怎么能发挥出十成?”奥利维亚这个时候左手竟然从背后拔出了光影剑。

  右手持有黑石剑,左手持有光影剑。

  “可是我不同,手臂断折治疗好了,一点影响都没有。”奥利维亚双手持着双剑,光影剑表面流淌着耀眼白色光芒,而黑石剑表面流淌着吞噬光芒的幽冷黑光。

  截然相反的能量。

  “完全相反的能量,我看你如何接!”奥利维亚双眸掠过一道冷光,整个人一瞬间如同太阳一样闪耀出道道的白光,同时还有着不起眼的道道的黑光闪烁。

  速度,瞬间飙升到极限!

  整个夜空中瞬间有了108个奥利维亚的模糊身影。

  “锵!”面色肃穆的黑德森,拔出了背后的土黄色重剑。

  “哈哈……你终于拔剑了。”奥利维亚大笑声响彻天地,周围人山人海观战的人都一片沉寂。

  今天深夜也是乌云密布,令战场的气氛愈加压抑。下方观战的人甚至于感觉,那密集的乌云就在奥利维亚、黑德森二人头顶伸手可触摸的地方。

  “蓬!”“蓬!”

  那夜空中可怕的气爆声接连响起,极速情况下的奥利维亚下每一次穿破长空都引起震耳欲聋的气爆声,数百米高空传递下来的强烈的气流甚至于令河岸的那些火把的火焰都压得低了下去。

  狂风,也令众多观战的人们头发都飘了起来。

  无数的人死命瞪着眼睛,妄图看清高空中到底发生什么。

  “锵!”“锵!”

  奥利维亚手持双剑每一次都是同时劈在黑德森的土黄色重剑上,光明、黑暗两种迥异的攻击一次次地冲击,妄图冲破黑德森的攻击。

  “没想到这奥利维亚还有这种攻击!”仰头观战的林雷心中暗叹。

  他也不得不承认奥利维亚是天才,光明、黑暗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元素法则,这奥利维亚竟然可以同时领悟。而却运用的还如此完美无缺。

  “哈哈~~~”

  随着一次次轰击,奥利维亚的大笑声也响起,“黑德森,怎么?你怎么总是防御。难道你灵魂受创到连攻击的能力都没了!”

  “轰卡!”

  这个时候天空中乌云中陡然响起了可怕的雷鸣声,一道宛如巨蛇的雷电在天际远处狠狠地劈下,紧接着大概数秒钟时间,噼里啪啦的暴雨就降下来了。

  转瞬间,雨幕充斥了天地。

  “妈的,这时候下什么雨!”观战的数百万人群中响起了咒骂声,许多人都没带雨具,一下子被雨水袭击变成了落汤鸡,不过这些观战的人们都仰头努力地看着天空的圣域大战。

  可是暴雨如倾盆倒下,仰头根本睁不开眼睛了。

  痛苦!

  许多人,只能辛苦地用衣服,努力地挡着雨好让自己能够仰头观看百年难得一见的两大绝世高手的战斗。即使如此……如此浓密的暴雨,他们也看不清高空的战斗。

  这个时候,能够看清战斗的人极为稀少。

  林雷自然是其中之一。

  “林雷大师,现在上面战斗怎么样了?”乔安陛下焦急地询问旁边的林雷,皇族倒是过的舒服,一下雨,上方就迅速架起了大的遮雨棚。

  林雷等人安然坐在遮雨棚下。

  “陛下,黑德森他现在一直处于防御中,而奥利维亚则是疯狂的攻击。只是……奥利维亚却好像伤不到黑德森一丝。”林雷微笑说道。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林雷心底却没这么想:“奥利维亚每次攻击都带有精神攻击,这黑德森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呢?”

  暴雨倾盆。

  原本大量的火把早就熄灭了,现在只有一些光明系魔法师,施展了照明术,才让天地间有了一丝光芒。

  “奥利维亚,你攻击够了吗?”黑德森淡漠的声音响起。

  “什么!”奥利维亚突然愣住了。

  难道他这么长时间攻击,竟然没有伤到黑德森一丝?他的灵魂攻击,可是杀手锏啊。

  奥利维亚手持双剑,凌空而立,跟黑德森罢手对峙。

  黑德森淡漠看着奥利维亚:“我承受你的第一次灵魂攻击让我受了些损伤,可是以后我有准备了,你的攻击,根本伤不到我一丝。”

  “有准备?”奥利维亚心底震惊。

  灵魂攻击,如何防?奥利维亚自己也不知道。

  “奥利维亚,你要明白,灵魂攻击虽然特殊,可是也不是你独有。玉兰大陆历史上领悟灵魂攻击的人有不少,我也尝过被攻击的滋味。你毕竟只是战士,精神力太弱。估计也就赶上八级魔法师的层次。如果你达到九级……或许,我即使有准备,也要受创。今天赢得就不可能如此轻松了。”

  磐石剑圣‘黑德森’淡漠看着奥利维亚。

  “什么?”奥利维亚感到无法接受。

  前所未有沉重的打击!

  “奥利维亚,你已经很不错了,不足半百就达到如此境界。”黑德森抚摸着手中的土黄色重剑,“现在你就接下我最强的一击吧,也算是我对你实力的尊敬,至于你是生是死,就看老天吧。”

  奥利维亚感到很可笑。

  是生是死?

  “黑德森,你别在这自大,有本事便杀了我。别在这废话。”奥利维亚身体表面燃烧起了白色光芒,也同时燃烧起了黑色光芒。

  半边身体白色,半边身体黑色。

  “来吧!”奥利维亚那黑白斑驳的长发飘忽起来,光芒在发梢上流转,双手上的两柄长剑气势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磐石剑圣‘黑德森’单手持着那土黄色重剑,面带微笑。

  “这是我的最强一击,名为——大地裂,即使你死了,也让你死的明白!”黑德森已经忘记,眼前的人是第几个死在他手下的所谓天才了。

  第六个,第七个?

  忘记了。

  不过黑德森明白,天才如果死了,就不再是天才了。

  “大哥!”下方的布鲁默一声大喝猛然响起,“小心!”布鲁默眼中都流下了泪水,可是在暴雨下,也不知道是泪还是雨水。

  两大高手的对话,虽然是暴雨倾盆,可是实力强的人都听得清楚。

  听到自己弟弟的喊声,被黑白光芒包围的奥利维亚嘴角反而微微上翘了起来,呈现一个完美的弧度。笼罩在白光、黑光中的奥利维亚非常夺目,从下方观看,就如同雨夜中一颗星辰。

  “轰!”

  奥利维亚突然动了,可怕的气爆声响起,他整个人化作一道耀眼的光线冲向磐石剑圣‘黑德森’。

  “喝~~”黑德森也是冷漠地一声大喝。

  那光影剑、黑石剑宛如双剑合一,黑色光芒和白色光芒彼此抵触“嗤嗤”作响,可是奥利维亚依旧面色狰狞的双剑靠近的劈出了最后一击——

  而黑德森的那柄土黄色巨剑一剑劈下来,却仿佛是整个天地都砸下来一样。

  “蓬!”

  可怕的撞击声,仿佛天雷在天地间轰鸣,同时也引起了可怕的气流,狂风更是吹得暴雨都斜飘起来,那些遮雨棚都被那狂风吹的飞飘起来。

  “咚!”一道暗淡黑光、白光包围的人影极速地被砸入了赤炎河中,赤炎河表面立即浮现了一大片刺眼的‘鲜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enyesw.com。深夜书屋手机版:https://m.shenyesw.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