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生意_傻白甜天天挨c黑暗森林
深夜书屋 > 傻白甜天天挨c黑暗森林 > 第121章 生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1章 生意

  沈大夫跟在身后,又不住地问沈之涣道,“之涣,你用着感觉如何?”

  沈之涣的学习能力显然不错,许灵竹只是说过一遍,他便将轮椅的使用步骤学会了个大概。

  他显然也没想到许灵竹制作的轮椅如此好用方便,平日里如果没有下人的帮忙,他连出门都困难,更别说像现在这般行动自如了。

  “少爷,你当心些。”

  此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娇俏的女声,那声音里充满了关切和担忧,紧接着一道窈窕的身影便冲了过来。

  仔细一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一副丫鬟打扮,跟沈之涣的穿着相当,也是身着素雅,周身没有多余的装饰物。

  “阿笙,你怎么也不看着些少爷,摔着少爷了你担当得起吗?”

  那位名为阿笙的随从不停地朝她使眼色,见她一门心思扑在沈之涣身上,忍不住开口道,“阿妙,老爷在呢。”

  阿妙这才看见立在不远处的沈大夫和一名陌生的女子。

  她一愣,随即略带惊慌地朝沈大夫行了一礼,“老爷恕罪,是阿妙失礼了。”

  她那双妙目不自觉地望向许灵竹,本来还有些紧张的神情在见到许灵竹脸上那块黑疤时,瞬间又消淡了不少。

  “无妨。”沈大夫倒是没有跟她计较,而是紧盯着沈之涣那头,忙不迭地继续问道,“之涣,轮椅用的可还好?”

  “甚好。”沈之涣点点头,随即看向许灵竹,声音温和,“多谢许姑娘了。”

  许灵竹笑笑,“沈少爷满意就好。”

  站在一旁的阿妙忍不住好奇地问阿笙道,“少爷坐着的是什么啊?”

  阿笙也是头一次见到轮椅,自然也觉得十分稀奇,他小声回答了她的问题,“你没见过吧?这叫轮椅,是那位许姑娘特意为咱们少爷做的。”

  “你看少爷现在出行多方便啊。”

  阿妙忽然有些不高兴了,她努起嘴,“这有什么好的,我看还不如我们伺候少爷来得方便呢,凭白让少爷自己动手。”

  阿笙挠了下头,“可是少爷不是说让我们尽量不要伺候他吗?”

  阿妙顿时不开腔了,只是老大不高兴地瞪了眼阿笙,后者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而许灵竹检查了一番那辆轮椅后,便放下心来。

  “沈少爷,如果轮椅用着有何不妥,可以随时找我便是。”

  沈之涣轻轻点了下头,“有劳许姑娘。”

  “沈大夫,可以借一步说话吗?”这一头的事情看来解决的差不多了,许灵竹便想着将自己昨日的想法说出来。

  “当然可以。”

  沈大夫跟在许灵竹身后走到院子处,才开口问道,“不知许姑娘有什么事需要老夫帮忙呢?只要老夫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忙。”

  许灵竹一愣,随即笑道,“这都被沈大夫看出来了,那我也就实不相瞒了,其实我是想把轮椅的做法交给沈大夫,然后制作好的轮椅就在沈大夫的医馆售卖,如何?”

  没想到沈大夫一拍双手,抚着胡须笑道,“许姑娘跟老夫的想法不谋而合啊,老夫原本还在想该如何开这个口,许姑娘就率先说出来了。”

  “哦?”许灵竹顿时笑了,“那沈大夫是怎么打算的?”

  “许姑娘可以将轮椅的制作方法教授给我医馆的学徒,那些制作好的轮椅就可以卖给前来看病的病人。”

  许灵竹本就有此意,沈大夫倒是替她想周全了。

  只是这利润的问题……

  可是沈大夫却说,“老夫分文不收。”

  许灵竹微愣,就听他接着道,“许姑娘帮了之涣如此大的忙,如果不是你,之涣或许还是选择呆在这个小院里不肯出去,老夫也愧对他去世的娘啊。”

  他言辞恳切,“况且老夫此生只醉心于医术,钱财对于老夫来说都是身外之物。”

  “如此倒显得灵竹世俗了。”许灵竹微微一笑,没有隐瞒自己想要赚钱的想法,毕竟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她从未觉得自己的追求就比其他人的低劣。

  沈大夫欣赏她的也正是这一点。

  不卑不亢,真诚不做作。

  他呵呵一笑,“许姑娘还真是个性情中人,这性子倒是跟之涣十分相似啊。”

  这句话恰好被走出来的阿妙听了进去,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去。

  她盯着许灵竹的背影看了好一阵才又默默地退了回去。

  跟沈大夫敲定好轮椅的事情后,许灵竹便兴高采烈地回了镖局。

  郑媛媛正推着老镖头在院子里晒太阳,而小翠和宴清又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而秦穹则陪着洛洛在许灵竹的房间里画画。

  许灵竹刚一踏进房门便瞧见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地盯着算盘,似乎被某个题难住了。

  洛洛眼巴巴地盯着秦穹,而秦穹则盯着算数本苦思冥想,好看的眉头也拧得死紧,看得出来的确被本子上的数学题难住了。

  这是许灵竹特意为洛洛做的算数本,一是为了教会洛洛用算盘算账的本领,二来是为了培养洛洛的兴趣。

  “在想什么呐?”

  许灵竹笑眯眯地出声,打断了二人的愁眉苦脸。

  她上前摸了把洛洛的脑袋,随即又笑着看向他手中的算数本,忍不住夸赞道,“我们洛洛真厉害,都做到这个地方来了,不错,不错……”

  受到表扬的洛洛下意识地垂下了小脑袋,貌似有些害羞。

  而秦穹则皱着眉看向许灵竹,“这是你出的题?”

  “嗯,怎么了?”

  见秦穹黑着脸不开腔,许灵竹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揶揄地晃了下手中的算数本,“秦大哥也不会啊?”

  秦穹轻咳一声,俊朗的面容上划过一丝极力克制的尴尬。

  他皱着眉,“你这写的不像是寻常夫子教的东西,夫子有教过什么九九乘法表吗?”

  秦穹的神情看起来依旧十分疑惑和迷茫,竟然忍不住又重复问了一句,“九九乘法表?那是什么?”

  许灵竹眼底的笑意更浓,可是却装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enyesw.com。深夜书屋手机版:https://m.shenyesw.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