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就知道_傻白甜天天挨c黑暗森林
深夜书屋 > 傻白甜天天挨c黑暗森林 > 第175章 我就知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章 我就知道

  许灵竹的脑海中飞快划过一张熟悉的娇俏面孔。

  那是阿妙的脸。

  “怎么,你想到是谁了?”郑媛媛见她沉默下去,连忙追问道。

  许灵竹却没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站起身来。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趟沈家。”

  有些事还是得靠自己解决才行啊。

  “我陪你去。”

  郑媛媛和小翠同时站起来。

  许灵竹有些哭笑不得,“我就是去报个平安,用不着这么多人。”

  郑媛媛却十分坚持,“不行,就是因为你不会武,所以这次才会被人暗算。”

  小翠在一旁跟着点头应和,“就是,就是。”

  门口忽然响起一道男子的声音。

  “镖头,那批货要怎么处理?”

  郑媛媛一愣,随即皱眉想要找个借口推掉。

  却被许灵竹拦住了。

  “媛媛,你去忙你的事,你要实在不放心,就让小翠陪我去就行了。”

  郑媛媛纠结半天,只得无奈答应。

  “好,那你们快去快回,注意安全。”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许灵竹和小翠一同来到沈家。

  门口的小厮认出了许灵竹,他的反应跟刚才的小翠如出一辙。

  见到许灵竹的那一刻就腿软坐到了地上。

  “你,你……”

  许灵竹翻了个白眼,无奈地再次解释道,“我是人,不是鬼。”

  在去往沈之涣小院的路上,她接受到了无数道类似的惊恐目光。

  阿笙正低垂着头在门口扫地,一道阴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他下意识抬头,当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孔忽然怼到自己眼前时,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披头散发的许灵竹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阿~笙~我一个人在下面好孤独啊,你陪我玩好不好?”

  “啊!——”

  一声尖叫划破天空。

  阿笙白眼一翻,直接被吓晕过去。

  躲在暗处的小翠忍不住笑出了声。

  “许姐姐,你好坏啊。”

  许灵竹整理好头发,哼哼道,“谁让这些人都以为我死了,那总得有个‘死人’该有的样子吧?”

  此时沈之涣温润的嗓音从门内传来。

  “阿笙?”

  许灵竹对着还笑嘻嘻的小翠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后者立马明白,坏笑着点点头。

  许灵竹再次将头发弄得凌乱不堪,接着直挺挺地垂着头站在门口。

  轮椅的声响越靠越近,随着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许灵竹故作夸张地嗷了一嗓子。

  可下一刻她却愣住了。

  因为她整个人被拥入一道带着幽香的微凉怀抱。

  抱着她的那双手如此用力,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

  许灵竹彻底石化了。

  “喂,你这人怎么不按照剧本走啊?”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

  沈之涣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和欣喜,“我就知道。”

  不知为何,许灵竹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明明别人如此担心自己,可自己竟然还仗着这一点戏耍对方。

  “之涣,我没事啦,你别担心。”

  许灵竹不知该如何表达,于是伸出僵硬的手轻轻拍了下他的背部。

  “呃,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有些喘不过气了。”

  沈之涣闻言连忙松开了手。

  “对不起,我……”

  他自知失态,白皙的脸孔染上一丝淡淡的红晕,“弄疼你了。”

  “没事没事。”许灵竹看着他这幅模样,哪儿还有生气的道理。

  她连连摆手,“没吓到你就好。”

  “你去哪儿了?”

  沈之涣紧盯着她,“我找了你一夜。”

  许灵竹想了想,于是老实巴交地回道,“我被一个武功高强的壮士给救了,不过也幸好那间屋子还有个暗格,想来应该是以前存放尸体的地方,不然我连躲的地方都没了。”

  她神情轻松自然地提到她躲藏的地方,可听在小翠和沈之涣的耳中,却多了一丝寒意和心疼。

  想到都是阿妙害许灵竹遭受这些罪,沈之涣的面色便沉了几分。

  “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所以别担心啦。”

  许灵竹拍拍他的肩膀,“我过来呢就是想跟你报个平安。”

  沈之涣的眸光骤然间柔和下去,“你没事就好。”

  许灵竹四下环顾了一圈,接着意有所指地问道,“阿妙姑娘呢?怎么没看见她?我找她有些事。”

  沈之涣淡淡地回道,“她不在这里。”

  许灵竹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接嘴,“那她在哪儿,我过去找她好了。”

  沈之涣看了她一眼,“你真想找她?”

  许灵竹不明白他的眼神为何有些古怪,不过仍旧点点头,“对啊。”

  “你跟我来。”

  沈之涣按动轮椅上的按钮,率先走在前头。

  经过门口看见倒在地上的阿笙时,他忍不住冷冷地唤了一声。

  “阿笙。”

  即使处于昏迷之中,听到沈之涣的声音,阿笙也立马清醒过来。

  “少爷,你找我?”

  许灵竹再次将脸蛋凑了过去。

  “嗷!——”

  见阿笙被吓得小脸惨白,她和小翠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可是当他看见许灵竹在阳光下的影子后,阿笙便立马愣住了。

  “许姑娘!你,你没死啊?!”

  许灵竹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福大命大,哪儿那么容易死的?”

  “那你为何要吓唬我啊?”阿笙哭丧着脸问道。

  “谁让你那么胆小?”许灵竹说得振振有词,“不吓唬你吓唬谁?”

  阿笙:“……”

  “好了。”沈之涣淡淡地说道,“去瓦舍。”

  阿笙闻言,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他偷偷拿眼睛瞄了眼许灵竹的方向,紧接着什么也没说,沉默不语地在身后推着沈之涣的轮椅。

  他们主仆二人之间怪异的气氛就连小翠也感觉到了。

  她凑到许灵竹耳边道,“许姐姐,我怎么觉得他们怪怪的啊?”

  许灵竹抿了下嘴,没有说话。

  “而且找阿妙怎么找到瓦舍去了?”

  许灵竹心中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但她却不动声色地小声道,“等下就知道了。”

  几人坐上马车,很快便来到沈之涣口中的瓦舍门口。

  那破败的小门口竟然有两名壮汉把手。

  即使寒冬腊月,他们也只穿着单薄的短衣,那一身腱子肉看得许灵竹都有些心惊胆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enyesw.com。深夜书屋手机版:https://m.shenyesw.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